熊之舞游戏下载
您的位置: 首頁 >娛樂 > 正文

婁氏導演“方法論”,全世界都罕見

2019-04-07 09:53:37來源:

電影《風中有朵雨做的云》全國公映,新京報專訪主演張頌文談電影拍攝幕后故事及與婁燁合作婁氏導演“方法論”,全世界都罕見

婁燁

馬思純

井柏然

宋佳

張頌文

陳妍希

秦昊

由婁燁執導,井柏然、宋佳、馬思純、秦昊、張頌文、陳妍希主演的電影《風中有朵雨做的云》前日在全國公映。該片以建委主任唐奕杰(張頌文飾)的墜樓案展開劇情,井柏然飾演的警察楊家棟負責調查案件,從而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,唐奕杰在大學里如何認識林慧(宋佳飾),展開戀愛關系并結婚,如何與商人姜紫成產生千絲萬縷的聯系,又如何從一個小職員做到政府官員的位置。

該片是繼2003年的《紫蝴蝶》,2012年的《浮城謎事》和2014年的《推拿》之后,國內院線上映的第4部婁燁導演作品。影片仍然延續了婁燁導演的一貫風格,刻畫人性的復雜面,使用手持攝影的晃動鏡頭等。2018年,該片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、最佳攝影等4項大獎。2019年1月22日,該片又入圍第69屆柏林電影節全景單元。新京報記者采訪了電影中的關鍵人物——飾演唐奕杰的張頌文,聊了下電影拍攝的幕后故事以及與婁燁的合作關系。

■ 關鍵詞

手持攝影

婁燁的電影之所以會采用手持攝影的方式,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演員有更自由的表演空間。不過,這可苦了攝影師了,現場有5臺手持攝影機,不管演員走到哪個角落都有機器跟著,不需要走位調動,拍不到就是攝影師的責任。張頌文都有點心疼,說當婁燁的攝影師很遭罪,每天摔得鼻青臉腫的,“有個美國攝影師鞋都跑爛了七雙,天天撞得膝蓋出血,縫針了繼續拍。因為他在拍的時候真看不見周圍,一直在到處撞。”

姜昕

婁燁還把內地搖滾女歌手姜昕請來,發表過《花開不敗》《五月》《我不是隨便的花朵》等音樂專輯。拍攝現場,她也戴著面具,演一個唱歌的歌手。張頌文在現場看到她的時候特別吃驚,“她真是神一樣存在的人,就等于你把竇唯請來去演一個龍套,竇唯還特別愿意。”

不介紹

帶著神秘和未知去體驗生活

拍攝《風中有朵雨做的云》之前,張頌文與婁燁導演在《春風沉醉的夜晚》《花》中有過合作,之后又合作了《蘭心大劇院》。接到唐奕杰這個角色時,婁燁只告訴張頌文這個角色是個建委主任,40來歲,“再問詳細的東西他就不說了,他希望你帶著一切的神秘和未知來觸碰這個角色。”當時距離開機還有一個月,張頌文找了一家城建委的單位去上班,每天跟同事在飯堂吃飯,去拆遷現場,管路邊小攤販,在接觸了這類人以后再到拍攝現場,張頌文對角色更有了底氣,“一張嘴很多行話就來了。”

有場戲,秦昊飾演的地產商姜紫成打了唐奕杰,唐奕杰從地上爬起來對秘書說:“從現在開始取消他們房地產銷售許可證,別玩了。”拍完這場戲,飾演秘書的演員問:“什么叫房地產銷售許可證?”張頌文就慢慢給他解釋。這個專業術語就是他在體驗生活時學到的,劇本中沒有,“他不喜歡把臺詞寫得很實,就大概寫個輪廓。”

沒劇本

演戲都是即興,可以隨便演

在婁燁的劇組里,演員是可以丟掉劇本的。已經合作了四次的張頌文說,我們現場從不拿劇本,演戲都是即興。比如說,這場戲劇本里有三行字,你要去別的劇組演可能就演三四十秒或一分鐘。在婁燁的劇組里,你有本事演一個小時他都不喊停,直到你自己演不下去了,“演他的戲會很嗨,演員的職業感和榮譽感會油然而生。”

因為婁燁為演員提供了完美的幻境,“婁燁的現場讓你終生難忘。他的厲害就在于,現場不管在哪個角落都有人。”張頌文覺得即使沒有劇本,演員也莫名其妙就會演了,會說這個人該說的話,“每個人都在去掉表演,不要技巧,說話結巴就結巴,走路摔了一跤就摔一跤,突然間斷片沒臺詞也允許你斷,總會有一兩秒尬住,但最真實的也就是這一兩秒,婁燁允許你這樣。”

不停機

把電影當成“真人秀”拍

張頌文印象中最少有30場戲婁燁都沒有喊停。影片開場不久,有場戲是張頌文帶著20幾個官員來到一棟待拆遷的6層廢樓,要進樓里挨家挨戶問老百姓的訴求。婁燁在對講機里說:“OK,直接上吧。”張頌文有些疑惑地說,哪戶有演員安排一下再拍吧。對講機那頭冷冷地回復:“你甭管,隨便你推開哪戶,想怎么演隨便進去就演吧。”張頌文當時心想,你吹牛吧。不過他太想挑戰這個了,就開始往樓上走,攝影機一直跟他到三樓,他隨便挑了一戶敲門,門一打開,張頌文驚呆了,里面有20多個廣州市民邊說廣東話邊打麻將,看到張頌文進來,一位阿姨走過來用廣東話說:“喂,有沒有搞錯啊,唐主任,你們拆房子為什么還要斷水斷電……”原來這些群演早就把演員的所有信息都背熟了,張頌文反應也快,立馬進入即興表演狀態,“王姨,不要著急,我來就是解決問題的嘛,現在是什么情況啊……”

和群眾演員演完之后,張頌文覺得婁燁太牛了,不過轉念一想,剛才攝影機沒拍到啊,因為跟著他的那臺攝影機進不到那道門,都被演員擋死了,那不就白演了嗎?正當張頌文準備關門的那一刻,他發現屋里一個柜子底下很小的角落里,早就有一個攝影師在里面偷拍,而且有好幾臺機器,只是演員不知道。之后,張頌文隨機選擇了4戶人家敲門,竟然都有群眾演員配合表演。

不講戲

演12小時見不到導演一面

婁燁有個工作習慣,拍攝現場從來不跟演員講戲,也不會讓演員去回看監視器。他只會通過對講機告訴演員,“很好,非常好。你還可以再來一遍嗎?”很多時間,演員在片場拍了12個小時,都見不了導演一面,他躲在小房間里也不出來。張頌文有時候為了見他一面,在對講機里說:“有場戲我百思不得其解,得見面聊一聊了。”婁燁馬上出現了,“頌文,你說”,張頌文說,沒事。然后婁燁直接用對講機跟張頌文說了句拜拜。

這是婁燁長久以來的習慣,拒絕跟演員有太多溝通。張頌文了解導演的意圖,“他知道演員很脆弱,演員會透過跟導演聊天的一丁點信息量,就能判斷到今天可能沒有演好,婁燁屏蔽掉了所有細節,讓你覺得你就是對的,就是最好的。”

不聯系

每次見面像演啞劇一樣

雖然合作過多次,但是生活中張頌文與婁燁基本不聯系,而張頌文和其他合作過的導演都有密切來往,“只有婁燁是個大奇葩”。張頌文沒有婁燁電話,“這個事實很殘酷,”有事都是婁燁的太太馬英力或者助理聯系他,他依稀記得婁燁好像也給過他私人電話,但覺得找不到理由打給他。“給他打電話很尬,他接了之后不說話,如果你不說,他也不說,他對每個人都很有禮貌,能扛半個小時絕不會掛。”所以,張頌文覺得也沒必要打給他,偶爾會去他工作室給他太太和孩子送點自己在郊外種的菜。

張頌文回憶每次去工作室與婁燁的見面過程,“我倆就像演啞劇一樣坐在那里,半個小時以后,誰都沒有勇氣說話。最可氣的是有一次我坐了將近40分鐘,一句話都沒怎么說,就簡單聊兩句,走了以后他太太說,婁燁剛才說,他跟你是最聊得來的。我在想他是怎么得出這個結論的?難道是用意念在交流嗎?”

相關閱讀

  • 國內
  • 社會
  • 財經
  • 娛樂
  • 文學
  • 粵港澳
  • 大都市
推薦閱讀
熊之舞游戏下载 世界杯博彩 海南私彩包码36组包中 老时时81开奖号码 全民真钱扎金花 经典弹珠台 北京了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时时游戏机 福彩2d中奖规则 七星彩票论坛加急版 山东11选5app 福建十一选五 威尼斯体彩中心 2019五大联赛冬歇期 im体育 维基